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宋妗傅靖南未删减阅读

    宋妗傅靖南未删减阅读

    主角是宋妗傅靖南的小说,书名是《复燃》,又名《宋妗傅靖南全文》by作者宋妗,小说精彩内容有:今没有送回来。惊人的母性全部爆发,瘦弱不堪的宋妗居然推开了在她身上肆意妄为的陆子昂。方才还沉浸在情欲中的男人此刻却抿着唇,一脸恼怒地掐住了宋妗纤细的脖颈,当着我的面还想着那个**,宋妗,***真是能耐了。一瞬间,宋妗如坠深渊。宋妗唇角勾起了自嘲的笑容,陆子昂

    狭窄逼仄的小房间里,女人断断续续的求饶声格外刺耳。

    任谁都可以听出,宋妗的痛苦不堪。

    可俯身在她身上的男人却没有丝毫的犹豫,狠狠的捏着她的脸质问,“团团究竟是谁的?”

    “宋妗,你真恶心。”

    男人暗哑的声音中带着不甘,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,漆黑的眼眸满是阴鸷。

    还在挣扎的宋妗瞬间愣住,随后呆滞的眼神里逐渐疯狂,“陆子昂,团团呢,你把她还给我!”

    她的孩子几天前被保姆抱走,至今没有送回来。

    惊人的母性全部爆发,瘦弱不堪的宋妗居然推开了在她身上肆意妄为的陆子昂。

    方才还沉浸在情欲中的男人此刻却抿着唇,一脸恼怒地掐住了宋妗纤细的脖颈,“当着我的面还想着那个**,宋妗,***真是能耐了。”

    一瞬间,宋妗如坠深渊。

    宋妗唇角勾起了自嘲的笑容,“陆子昂,我在你心里恐怕还没有我们宋家的钱重要吧。”

    原来,直面真相也没有那么痛。

    宋氏集团,宋妗是第一继承人。

    所以,陆子昂这个疯子为了得到宋氏才会接近她,制造虚幻的爱情陷阱,又算计她的爸爸宋正威入狱。

    一年前,陆子昂被宋妗无意间发现真面目后,将她囚禁在此。

    对外,则是宋妗因为自己爸爸入狱精神状态不佳,暂时需要静养,这个暂时,就是宋妗在这个别墅里的整整一年。一开始她也想过逃跑,失败后就是男人无尽的折磨,再后来心如死灰宋妗尝试了自杀,可次次都会被陆子昂的人及时发现……

    最后,她彻底失去了自由,被脚踝上的铁链困在了这方寸之间的小房间里。

    曾经明艳整个A市的宋家小姐,正在以缓慢的速度凋零,且无人问津。

    陆子昂不会让她死,因为公司的继承权在宋妗身上,如果她意外死亡,孩子将会成为顺位继承人,总之没有陆子昂的份。

    宋妗寻死不成,最终剩下的就是现在的这幅麻木不仁,心如死灰的躯壳。可唯独那个孩子,是宋妗暗无天日的地狱里,唯一的光亮。

    想着,宋妗深吸了一口气,不让眼泪流出来,“陆子昂,你要是敢伤害团团,我发誓,日后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!”

    宋妗凄厉地喊叫声,彻底让陆子昂恼羞成怒,他咬牙用力指尖几乎泛白,“那就去死吧,你和那个**一起!”

    说完,他恶狠狠的甩开了宋妗,不顾她的死活,任由她撞到一边,额头鲜血淋漓。

    宋妗抬头盯着洁白的天花板,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后阖上眼眸。

    她早该习惯的。

    在陆子昂离开后的一个小时后,门猛然被推开,屋外的冷风迅速席卷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  宋妗立马咳了起来,咳嗽声不停,简直要把五脏六腑给咳出来一般。

    林小然冷冷一笑,“矫情。”

    她最厌恶的就是宋妗这幅悲悯清高的模样,她踱步到床前,端起床头柜上的一杯水浇在宋妗的头上。如此,林小然娇艳的唇角才带了几分笑意。

    “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。”

    “关于正威的。”

    林小然试探着开口,果然宋妗一下子直起身子,瞪大眼睛看向林小然,“爸爸怎么了?”

    宋妗一开口,才发现自己嗓子痛的厉害,说话的声音也是沙哑的。

    林小然是除了是和陆子昂狼狈为奸的凶手外,还是宋妗的继母,所以她知道宋正威的消息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  林小然满意地勾了勾唇角,“监狱传来消息,正威今天早上心脏病突发,抢救无效。”

    突然,屋外一声咔嚓,闪电的光芒映照出了林小然那张笑容阴森恐怖的脸庞。

    “林小然,爸爸对你那么好,你怎么忍心!”

    听到消息的宋妗顿觉自己腹腔中一股怒火中烧,要是可能,她恨不得亲手扭断林小然那纤细脖颈。

    宋妗挣扎着想要冲过去,结果刚刚翻起一点就被手腕处的铁链条给重新扯回硕大的席梦思上。

    “那些虚伪的东西谁稀罕。”林小然表情狰狞,眼底划过一抹恶毒。

    宋正威死了,那个孩子也被解决了,现在就只剩下宋妗了。

    宋妗一双空洞无神的眼中留下了泪水,“你构陷宋氏,害爸爸入狱,让我落得如此地步,总有一天,你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。” 

    宋妗想怒吼,想手刃仇人,可她却被脚踝上的铁链无情的束缚在原地。 

    “代价?”林小然红唇一弯,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,“宋妗,你别忘了,陆子昂是你亲自带进宋家的。”听到陆子昂这三个字,宋妗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攥的生疼。

    是啊,当初是她力排众议,一心爱慕陆子昂,将他带进了宋家。谁知道,他爱的只是她的钱。

    竟然跟她的小妈搞在了一起,只为获得父亲的公司。

    爸爸不在了,团团也不会回来了,宋妗翛然,她似乎看不到一点点活下去的希望了……

    “你们会付出代价的。”宋妗突然抬头,潋滟的桃花眼静静地看向林小然所在的方向。

    明明是恶毒的诅咒,可偏偏她却说的宛如可以深入骨髓的情话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