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最新《5653222》白黎程晏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

    最新《5653222》白黎程晏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

    糊涂鬼 /著小说5653222全本,欢迎投票推荐&加入书签及您的书架,一秒记住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 。兜兜转转,没想到老程还是栽在你身上。白大小姐,还得是你,这么多年,程晏就是逃不过你这道白月光。白黎温柔的笑笑,不由得看了一眼程晏,却正好撞上他看着手机,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神色。她身子微僵,小心的问:怎么了?程晏几乎是在一刹那按灭了手机,眼里的晦暗转瞬即逝,没事。白黎没有再问,只是接下来的订婚流程里,她愈

    第一章

    白黎和程晏青梅竹马,恋爱七年,今天,是他们的订婚宴。

    北岛酒店,白黎穿着精致的高定礼服,挽着程晏应酬着前来祝贺的宾客。

    不停有程晏的兄弟过来调侃两人。

    “订婚快乐啊,总算修成正果了。”

    “兜兜转转,没想到老程还是栽在你身上。”

    “白大小姐,还得是你,这么多年,程晏就是逃不过你这道白月光。”

    白黎温柔的笑笑,不由得看了一眼程晏,却正好撞上他看着手机,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神色。

    她身子微僵,小心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    程晏几乎是在一刹那按灭了手机,眼里的晦暗转瞬即逝,“没事。”

    白黎没有再问,只是接下来的订婚流程里,她愈发的感觉到程晏的心不在焉。

    直到华灯初上,宾客们程续离开,白黎和程晏也回了房间。

    卧室里,趁程晏进浴室洗澡时,白黎才偷偷拿出随身藏好的抗抑郁药吃了两粒。

    刚要起身,却正好看到程晏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了亮,她下意识垂眸看去,是他的助理发来的消息。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看到“江小姐”三个字那一刹,白黎心跳仿佛停了一下。

    她知道江小姐是谁。

    江吟。

    他的秘书。

    也是自己和他分手出国这两年里,一直以女朋友身份陪在程晏身边的人。

    各种各样的猜想浮上来,白黎打开了程晏的手机。

    点开后,率先弹出来的是江吟的微信。

    在下午两点的时候,她给程晏发了几条消息和一张图——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【黄昏文学】

    配图正是江吟晃着两条细腿,坐在桥上的照片,底下是汩汩江水。

    白黎拿着手机愣在了原地,忽然想到他今天白天的心不在焉。

    所以,他那是在担心江吟出事?

    但很快,她又垂眸,压下心中的不安和涩意。

    第二章

    白黎坐在床上发呆,程晏却不知何时已经从浴室出来。

    看见她手里拿着他的手机,他眼神一变,大步走来。

    “谁让你随便动我的东西!”

    白黎一滞,她从未从程晏口中听过如此冷漠的语气。

    “抱歉,我只是看到有新消息……”

    没等她说完,程晏已经抽走手机,看到助理发来的信息,白黎看见他舒了口气。

    他快步离开卧室,再次拨通了助理的号码,仿佛一行文字还不够确定江吟的安全。

    寂静的房间里,白黎怔在原地,心里有一股酸涩在肆意蔓延。

    所以,在跟自己的订婚典礼上,他全程都在担心想着另一个女人吗?

    这一晚,白黎睡的并不安稳。

    一直在零零碎碎的做梦。

    先是梦到十六七岁的程晏在月光下红着耳朵磕磕绊绊和她告白;又是梦到程晏亲密缠绵的抱着江吟亲吻;最后梦到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国外,大片大片的吃着抗抑郁的药片,咳得满手是血的样子。

    最后,白黎一身是汗的从梦中醒来,才发现早已天光大亮。

    身侧无人,程晏早就去公司上班了。

    她红了眼眶,伸手摸了摸身侧,以前,程晏每天早上起床,都要吻着她的脸跟她说早安的,可自从她回来后,他一次都没有说过。

    白黎收拾好床铺后便起了床,为了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,她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把家里上上下下都打扫了一遍。

    眼看着快到中午,她才走去厨房做了几道饭菜,装在保温盒里带去了程氏集团。

    集团内,到了他办公室白黎才知道知程晏在开会。

    她不想打扰他,便打算坐在总裁办外面等他回来。

    只是刚坐下没多久,白黎便看见一只细长的手臂伸在自己眼前,递来一杯水,“白小姐,请喝水。”

    她抬眸,看见一个五官娇小,眼神无辜,浑身一股弱柳扶风气质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。

    明明没见过面,但白黎就是那么肯定:“你是……江吟?”

    “是我,白小姐。”

    白黎盯着她,忽然又问:“你昨天没事吧?”

    江吟低着头,一副害怕的神情:“我没事,昨天只是去散散心而已,没想到程总会派李总助去找我,对不起白小姐,我没有想要打扰你们订婚。”

    白黎愣了愣,刚要说话,身后又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。

    程晏开完会回来,就看见江吟卑卑怯怯的站在白黎面前,他心头一紧,立刻走过去,将江吟护在身后,厉声对白黎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    这样下意识保护江吟的姿态,让白黎瞬间僵住。

    几秒后,她才从身后的袋子里拿出保温盒,静静道:“我做了点吃的,给你来送过来。”

    程晏一怔,有些意外的看着那保温盒。

    但白黎没再看他,留下保温盒后,便转身离开。

    走出程氏集团大门,她的脸色已经苍白,胃部更是隐隐传来一阵疼痛。

    得抑郁症这几年,身体总是各种并发症来回折磨她,但白黎都已经习惯了。

    可最让她心痛的,是程晏刚才的态度。

    想着想着,她忽然开始猛烈的咳嗽,白黎赶紧拿手捂住嘴。

    这时,一只手从身后拉住了她的手臂。

    白黎回头,看到程晏跟了出来,他呼吸有些急促,显然跑得有些急,“对不起,我只是怕你听了一些风言风语,闹出误会,在公司闹大不好看。”

    白黎心中苦笑。

    程晏啊,可是你知不知道,你下意识的动作分明是怕她受到一点伤害。

    半晌,她只问了一个问题:“程晏,你还爱我吗?”

    程晏一怔,低眸回答:“爱。”

    明明听到了想听的回答,白黎心里的涩意却没有半分消减,她挤出一抹笑,“那就好,回去上班吧。”

    见白黎不像生气的样子,程晏这才放下心来,转身回了公司。

    而身后,白黎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,她摊开方才捂嘴的手。

    展开一看,上面有着零星的鲜红血迹。

    字体

    大小

    背景

    颜色

    第三章

    18岁的时候,白黎和程晏为了同考哪一所大学,曾起过争执。

    白黎吵不过,又想让他听自己的,便抱着他的脖子耍赖,不停的问他。

    你到底爱不爱我?

    即便那时两人正在为了考大学的事吵架,可程晏还是会在她每一次耍赖问他的时候,不厌其烦且坚定的回答。

    我爱你,黎黎。

    18岁的程晏,在爱她这件事上,从没有犹豫过一秒。

    可刚才的程晏,分明犹豫了,最可怕的是,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。

    白黎再也没去过程晏的公司,她刻意回避着有关江吟的一切。

   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,没两天,江吟居然自己找上了她。

    咖啡厅内,两人对坐,江吟看着她,跟她摊牌。

    “白小姐,我还爱程总。”

    白黎当然看的出来,没有回答。

    江吟又道:“但我不会破坏你们的,我只想默默守护在他的身边,白小姐,求你给我这个机会,好不好?”

    白黎觉得好笑。

    她不是没听过江吟有多爱程晏。

    程晏那群兄弟,早把江吟的事迹当笑话一样传给她听过。

    这两年年,她无欲无求无名无分的跟在程晏身边,像秘书像跟班像佣人,也像情人。

    不论受了多少嘲讽也不退缩,最后在某次酒局为了给程晏挡酒,喝了十几杯白酒,当晚就进了急救室。

    程晏被她感动,才终于答应了她。

    白黎紧了紧手,心里却有一抹刺痛。

    不得不承认,她嫉妒江吟,嫉妒她在自己离开的这两年里,无孔不入的侵入程晏的生活。

    她觉得自己像言情小说里拆散男女主的恶毒女配,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。

    直到指甲嵌入掌心的刺痛感传来,白黎终于回过神。

    “不好。”

    “抱歉,爱情是自私的,我接受不了第三人的存在。”

    白黎索性扮恶毒女配到底,拒绝完后,转身离开咖啡厅。

    她没看到,在自己离开后,江吟卑怯的眼神渐渐转成了阴鸷。

    第二天是周末,程晏难得在家休息,没有去公司。

    想到自从那天在公司之后,他跟白黎之间总还是有些别扭,便让助理定了两张电影票。

    给助理打完电话,他起身往卧室走去,刚推开卧室的门。

    就看见白黎正慌张的往垃圾桶扔东西,程晏眯了眯眼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    白黎下意识将手藏到身后,“没什么……”

    程晏自然不信,强硬的拽住她的手,却看见了一团带血的纸巾。

  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  白黎不自然的抽回手,下意识将咳血的事情隐瞒,“流鼻血而已,应该是上火,没多大事……”

    程晏脸色铁青的看着她,“什么叫没多大事?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    看着他带着责怪的眼神,白黎忽然觉得鼻尖一酸,仿佛那个曾经的程晏回来了。

    下一秒,程晏就已经拽着白黎便往外走,“跟我去医院检查。”

    静安医院,白黎在程晏的陪伴下做了一大堆检查。

    等结果的时候,两人安静的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。

    程晏揽着白黎的肩,白黎亦依赖地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    如此温情的时刻,让她觉得美好的有些不真实。

    半晌,程晏叹了口气:“以后有事,不能瞒着我。”

    白黎听话的点了点头。

    没一会儿,她去洗手间上厕所,接到了江吟的电话。

    “白小姐,我是江吟,你放心,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们了……”

    白黎直觉不对,立马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    “为了成全你们,我选择割腕自杀,帮我和程晏,说句再见……”

    白黎立刻愣住,对着电话喊道:“江吟?江吟?”

    那头再没有了声音,白黎脚步凌乱的跑出洗手间,抓住程晏的衣角:“江吟,江吟她给我打电话,说她割腕了。”

    她几乎是瞬间感觉到程晏的身体僵住了。

    他骤然提高音量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下一秒,护士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对着他们大喊:“白黎的检查报告出来了。”

    程晏仿佛没听到一般,甩开白黎的手,脚步慌乱的跑了出去。

    白黎怔在原地,看着他飞速离开的背影,脸色更加苍白。

    但她告诉自己——

    江吟是自杀,自杀当然比陪她等报告重要。

    不是江吟比她重要,不是。

    她缓缓走过去从护士手中取走检查报告。

    打开后,白黎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毫无血色。

    偌大的两个字如一道定身咒将她钉在原地。

    胃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