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小糊涂系列小说 霍家君裴守翊结局

    小糊涂系列小说 霍家君裴守翊结局

    霍家君裴守翊是著名作者小糊涂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,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、深入人心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。爱的九公主。这时,纱帘外传来大总管的询问:殿下,您落马受惊确实是裴驸马保护不当,但他已经跪了一天,不妨饶过他吧?一瞬间,蚀骨的恨意穿透霍家君的心脏。裴守翊,她的好驸马!三年后的赵国摄政王!自己上辈子的悲惨,都是拜他所赐!唰——霍家君扯开帘子,赤脚下地,一眼就见到了仍跪在雪地里的男人。明明是罚跪,可裴守翊的脊背依然硬挺,列松如翠。上辈子,

    深冬,赵国公主府。

    锦被之上,霍家君又惊醒,忙扯开衣袍,光洁的肌肤上没有斑驳的恶痕,更没有丑陋的伤疤!

    不是做梦,她的确死而复生到了三年前。

    此刻皇祖父还没被害死,她没被贬入教坊司,依旧是赵国最受宠爱的九公主。

    这时,纱帘外传来大总管的询问:“殿下,您落马受惊确实是裴驸马保护不当,但他已经跪了一天,不妨饶过他吧?”

    一瞬间,蚀骨的恨意穿透霍家君的心脏。

    裴守翊,她的好驸马!三年后的赵国摄政王!

    自己上辈子的悲惨,都是拜他所赐!

    “唰——”

    霍家君扯开帘子,赤脚下地,一眼就见到了仍跪在雪地里的男人。

    明明是罚跪,可裴守翊的脊背依然硬挺,列松如翠。

    上辈子,她就是被这股清傲吸引,求得皇祖父赐婚。

    她一心爱他,他却为了讨好他的心上人苏落落,说她‘作恶多端,荒诞无度’,亲手剥去她的尊严,害得她被活活折磨死!

    从前有多爱,她现在就多怨。

    让他罚跪,这还只是开始。

    上辈子的屈辱,她会一笔一笔讨回来。

    霍家君捏着鞭子来到裴守翊面前,可他依旧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    哪怕隔了两辈子,他的冷漠还是能令她如鲠在喉。

    压下心头闷堵,她居高临下质问:“你本是罪臣之子,若不是本宫下嫁于你,你早就被斩首。”

    “你的命是我的。赏你做本宫的马奴亦是你的荣幸。可你却失职害得本宫惊马,本宫罚你,你可有怨?”

    “不敢。”裴守翊的声音看似恭敬,却没有一丝愧意。

    霍家君眸色一恨,她真是怨极了他这从容不迫的模样。

    他不是说她恶吗?既然如此,她就恶毒给他看看!

    “啪——”她猛地一鞭子抽了过去!

    “本宫昨日说了,在我面前,你该自称为奴!”

    裴守翊肩上瞬间透出一道血痕,一旁的大总管倒吸一口凉气,实在不明白,殿下从前最喜爱驸马,恨不得把全天下所有的东西都给他。

    怎么自三天前噩梦惊醒之后,殿下跟变了个人一样?

    被打的裴守翊却一声不吭。

    霍家君的眼底越来越冷:“好一个临死不屈,不愧是百年世家养出来的君子风骨。”

    “不过你不愿意,本宫这气没法出,那就只好去罚苏落落了,毕竟昨日是她惊了本宫的马……”

    话还没说完,裴守翊就抬眼,终于和霍家君对视。

    看见男人眼中的愠怒,她心头更怒,立即吩咐:“来人!把苏落落拖去教坊司,那里才是她那个舞女该呆的地方!”

    “公主!”裴守翊急了。

    霍家君冷眼扫过去,四目相对,裴守翊轻易就读懂了她的决绝。

    搭在膝盖上的手紧握,青筋暴突。

    片刻,他终于软下挺直的脊梁,从苍白的唇间挤出一句:“一切皆是奴的错,奴任凭处置,请殿下勿迁怒其他人。”

    霍家君明明得偿所愿,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。

    上辈子,她为裴守翊筹谋,几乎将他供起来,担心会伤及他的自尊,所以她从来不要求他回应什么。

    他从不碰她,她也忍了。

    可现在才知道,这男人为了苏落落竟然可以轻易低下头颅。

    她很好奇,裴守翊又会为心上人妥协到什么程度呢?

    因此她慢慢弯下腰,凑近裴守翊,手指滑过裴守翊青筋跳动的脖颈。

    指尖爬上他的下巴,男人直接厌恶扭开脸,躲开她的手指。

    生气了啊?

    霍家君终于有了一丝快意,可这还不够。

    “任凭处置,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她忽得勾上男人的衣服,“现在就脱衣服进屋,伺候本宫!”

    话落,还不等霍家君欣赏男人的屈辱神态,门口却传来凄厉的一句。

    “九公主!我已经把你最喜爱的面首带来了,求求你大发慈悲,饶了裴哥哥吧!”

    第2章

    院中忽然死寂。

    霍家君松开裴守翊散乱的衣领,目光凌厉剜向院门。

    苏落落,前世将自己折磨致死的罪魁祸首。

    自己还没找她麻烦,她到送上门来了。

    一旁的大总管忙俯身:“殿下恕罪,老奴这就派人将她拦在院外,绝不让旁人打扰您的雅兴。”

    公主府的人都知道,殿下一心爱着驸马,所谓的面首男宠,只是公主拿来吸引驸马在意的工具罢了。

    可惜,裴守翊从来不过问,如今,霍家君也无心去解释。

    她只冷道:“把苏落落放进来。”

    收回视线,她的余光又不受控制落向裴守翊,男人贯常苍凉的眼,闪过显而易见的担忧。

    麻木的心仿佛又被蜇了一下,又酸又疼。

    而苏落落走近,就‘扑通’一下跪在地上,声泪俱下哀求:“公主殿下,强扭的瓜不甜,裴哥哥的心不在你身上,你又何必强逼?”

    话是这么说,可这女人的视线一直盯向裴守翊,欲语还休。

    若是前世,霍家君顾及裴守翊的心意,只装作没看见,暗地里自己消化委屈。

    如今,她不痛快,他们也休想痛快!

    她握着软鞭,朝阶梯下走去,一字一句居高临下:“瓜甜不甜那也都烙的是公主府的印,区区舞女,也配肖想本宫的东西?”

    “我没有……”

    苏落落被戳破,慌张抬头,求救般看向裴守翊。

    裴守翊见状,竟擅自起身将人护在身后。

    他黑眸微冷,沉声道:“殿下——”

    话刚开口,却霍家君被打断:“私闯公主府,妄议本宫,藐视皇族乃死罪,你护着她,是想替她去死吗?”

    但裴守翊依旧没有让步,宽阔的身体绷紧,脸上满是戒备。

    霍家君凝着他的义无反顾,攥紧了手中鞭。

    “好,既然你想死,那本宫成全你!”

    说完,她看向一侧的大总管,冷声下令:“端两杯酒来。”

    不久,内侍端着两杯酒抵达。

    霍家君把玩着鞭子,一下一下敲着手心,不远处跪着的苏落落吓得颤抖,缩在裴守翊的身后不敢看她。

    “呵,”霍家君嗤笑一声,上辈子,裴守翊竟然就为了这么个东西弄死了她。

    她一时不知道是裴守翊蠢,还是爱他的自己更蠢。

    压着火气,她睨向裴守翊:“这两杯酒,一杯有毒,一杯无毒,你们喝了,本宫就不计较你们今日的冒犯。”

    话落,她冷冷看着他们,也不催促。

    这酒虽毒,却不致命,没有解药,发作起来只会让人疼得生不如死。

    上辈子,她被这毒酒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如今她当然也该让他们也尝尝这等滋味!

    苏落落瞬间吓白了脸:“裴哥哥,不要……”

    裴守翊却看向霍家君,二话没说,端起其中一杯酒就一饮而尽。

    同时,苏落落也呜咽着被内侍灌下酒。

    饮毕,裴守翊放下酒杯,冷冷启唇:“殿下满意了?”

    男人眼眸深邃,没有半点赴死的胆怯。

    霍家君心头的火不降反升,正要发怒,突然,好端端的腹部却如喝了毒酒般,撕裂剧痛!

    第3章

    霍家君捂住肚子,下意识看向裴守翊,他紧抿的唇已经溢出黑血。

    下一秒,她猛然呕出一口鲜血——

    还不等霍家君反应是怎么回事,意识就已陷入黑暗。

    昏昏沉沉,她好像又回到了前世临死的那一天。

    她逃出了教坊司那个脏臭逼仄的小阁楼,撑着最后一口气爬到了城楼上。

    举目四望,泱泱大赵竟然插满了‘裴’字旗帜。

    城门下。

    高高在上的摄政王征战率兵归来,百姓夹道欢迎,高声称誉他为‘天命之子’,‘举国之神’。

    裴守翊一个窃国之贼,也配做‘天命之子’?

    这一刻,霍家君说不清是体内的毒发作,还是其他什么,她的心似乎被万仞凌迟。

    她错了。

    她不该引狼入室,毁了皇祖父的天下。

    恍然之下,她好像对上了裴守翊的视线,男人神情异常难看,策马冲她奔来,口中还喊着听不清的,大约是骂她的话。

    霍家君却无心再管,她迎风展开手臂,闭目跃下城楼——

    “皇祖父,家君跟您赎罪来了。”

    落地很疼,但临死前恶心裴守翊一把,也好。

    ……

 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霍家君终于从前世的噩梦中挣扎醒来。

    守在床边的大总管如释重负:“殿下昏迷了三天,终于醒了,您可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  “太医院那帮庸医都查不出您昏迷的原因,老奴吓得都给去五台山祈福的陛下飞鸽传书了!”

    霍家君没说话,满脑子还是梦中百姓们称裴守翊为‘天命之子’那一幕。

    “本宫没事,裴守翊怎么样了?”

    大总管脸色忽然变得很古怪:“太医说驸马体质特殊,那毒酒对他无用,那日他呕出黑血之后便好了……”

    闻言,霍家君止不住沉脸。

    所以喝毒酒的明明是裴守翊,最后受到折磨的人却是她这个没有碰酒的人?

    这也太过荒唐!

    难道裴守翊还真是‘天命之子’,自己动他不得了?

    既如此,那她重生的意义何在?

    越想,霍家君的神色越冷:“随我去裴守翊寝房!”

    众人不敢忤逆,纷纷跟随。

    屋外夜正浓。

    片刻后,霍家君抵达偏殿寝房,可没想到,刚要推门就见苏落落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孩冲了出来!

    定睛一看,那孩子正是裴守翊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——楚心月。

    前世的记忆闪过。

    裴守翊曾经为了救这个妹妹,不惜对别人唯命是从,甚至还能做到三拜九叩。

    如今,这个机会却摆在了她的面前。

    霍家君当机立断:“拦下她们!”

    苏落落被拦住,急得哭了出来:“公主殿下,我知道你恨我夺走了裴哥哥的心,可也不能因此迁怒心月,她如今高烧不退,再不就医,会死的!”

    苏落落虽哭得楚楚可怜,可心中却得意至极。

    这死丫头高烧了两天,鬼知道能不能救活,霍家君此刻横插一脚,若害死了楚心月,那裴守翊只怕会恨霍家君入骨!

    正合她意!

    霍家君懒得搭理苏落落,只吩咐:“把孩子带去我的院子!”

    说完,她便转身进去,也不管身后苏落落哭的多凄惨。

    半个时辰后,公主寝殿。

    做戏做全套,霍家君端着天材地宝煎好的药,正准备亲自给楚心月喂下去,这时,门突然被人踹开!

    接着一道黑影急速闯入,“嘭”的一下打翻霍家君的药碗!

    ‘哗啦——’

    瓷碗碎裂,碎片满地。

    霍家君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来人按腰压在床尾,四目相对,裴守翊恶狠狠质问:“霍家君!你竟然狠毒到对五岁的稚儿下手!”

    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