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还是会爱你完整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还是会爱你小说免费阅读

    还是会爱你完整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还是会爱你小说免费阅读

    还是会爱你是作者大师写的一本小说,它的内容构思新颖,一波三折,它是一本言情书籍,还是会爱你的主角是阿茶,本书主要描述里就会萦绕着一股潮湿的霉味。奶奶说母亲在关在里面太久,太闷会堵心,这样对宝宝不好。于是我趁着雨停的时候带她出门散心。一场秋雨,把整个村子洗了一遍,小路上坑坑洼洼,水潭里倒影出我们稀碎的影子。我不知道她要去哪里,阿花也不说话,村子很小,我跟在她身后,踩着水坑绕了一圈又一圈。直到第四次经过同一条湖泊时,她忽然停了下来。我脚

    我妈对我们家恨到什么程度呢?

    大概就是我这个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,一分母爱也不留给我,还想着与我同归于尽。

    我十二岁这年,母亲阿花怀上第二胎。

    彼时,外面阴雨绵绵。

    刚立冬,天气一下子降得厉害,整个村子像是被笼罩在云雾里。

    关禁母亲的草房是用黄土堆砌的,屋顶是草铺盖的。

    所以一到下雨,屋里就会萦绕着一股潮湿的霉味。

    奶奶说母亲在关在里面太久,太闷会堵心,这样对宝宝不好。

    于是我趁着雨停的时候带她出门散心。

    一场秋雨,把整个村子洗了一遍,小路上坑坑洼洼,水潭里倒影出我们稀碎的影子。

    我不知道她要去哪里,阿花也不说话,村子很小,我跟在她身后,踩着水坑绕了一圈又一圈。

    直到第四次经过同一条湖泊时,她忽然停了下来。

    我脚下正踩着水洼没注意,一不小心撞上。

    “啧,怎么突然停下来?”我瞪眼。

    阿花侧头,眼眸闪过犀利,我一怔,紧接着她一把用力地将我推进了河里!

    等我意识过来已经呛了好几口水。

    虽然我会游泳,但现在是十一月份,风刮来都要哆嗦两下的!

    我不禁破口大骂:“阿花你有病——啊!”

    还没等我说完,母亲一跃,如同巨石般朝我砸来!噗通一声,两人一头扎进了水里。

    我憋着气,阿花的手死死地抓住我。

    到了这一刻,我再傻也知道,母亲想死,她要拉着我一起!

    瞬间恐惧蔓延全身,强烈的求生欲推动着我,我使出了前所未有的劲,生生地将母亲从我上身推开!

    周遭突然变得吵闹起来。

    等我上岸缓过神来时,嚎叫响彻了天。

    “噗通”一声,是肉体撞地的闷声。

    我瞬间停止了尖叫。

    阿花被父亲王仁提起,从那一头扔向我面前,身下拖出一大长串血迹。

    王仁一脸的阴郁暴躁又踹了她一脚,声音粗哑:“好不容易怀上,你就这么贱?!”

    我吓得屏住呼吸,母亲倒在地上,她扭头看向我,眼里的漠然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痛苦。

    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喉咙像被鱼刺卡住,话在我嘴里转了好几圈都没能说出来。

    真奇怪,明明要害我的人是她,可我的心却像针扎了一样,一抽一抽地疼。

    2

    王仁最终还是没下死手,因为我的失误,也被父亲狠狠抽了鞭子,关一天的黑屋。

    等我出来时,王仁已经又从外面买了个女人回来。

    阿花年龄过了三十,这次又落了水掉孩子,身体更差了,怀孕更是难上天。

    村里人思想封建,没有男婴,就没有一切。

    听说这次买来的女人是城里的大学生,取名为阿茶。

    左边的草屋里传来打骂声,女人的声音洪亮又刺耳:“你们这是非法囚禁!是犯法的!混蛋!混蛋!”

    “啪啪啪——”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伴随着女人的痛叫。

    我坐在大门口缩了缩脖子,木门啪地一声打开,王仁黑着脸出来。

    我趁机探头看去,不由得睁大了眼。

    新媳妇坐在枯草上,留着一头参差不齐的碎发,她脸上没肉,下颚像是刀锋刻出来的。

    她随意地靠在墙上,清冷的气质由内而发。

    我一直以为刚被拐来的女大学生应当都跟母亲一样,即使比阿花逊色,但也是水灵灵的模样。

    可阿茶看着像石头一样硬,弯月一样冷冰冰的,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到。

    等他们都走了后,我才进草房里,目光越过阿茶看向躺在枯草上一动不动的阿花。

    从我被关进黑屋里开始,她就已经是这个姿势了。

    母亲穿得单薄,旁边搁着两张薄棉被,如果不去探她鼻尖微弱的气息,我也会以为是一具死尸。

    我抬脚踢了踢她,嘲笑:“昨天把我推下水的不是很有力气吗?今天怎么又变成这样了?”

    她不动,也不吭声,倒是一旁的阿茶讶异:“都这样了,你也不放过她?”

    “放过她?”我冷笑“她昨天差点把我淹死!怎么……”

    忽然,一旁沉默的阿花动了一下,打断了我的话,我和阿茶同时扭头看去,她吃力地坐起身,一张脸白得像纸。

    阿茶看到母亲与我相似的面容后一怔,她不敢相信地瞪大眼,又凑近了些看。

    “你们是……母女?!”

    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,手上的伤痕尽数地落在阿茶眼中。

    她喝道:“她可是生你的母亲!你怎么能这么对她?!他妈的欺软怕硬女贱人,你没有铁链栓着,活着却比我们更窝囊!”

    我被她的话激怒,猛得上前踢她一脚:“起码我不用像条狗一样被栓在草房里!”

    说完,我慌忙地摔上了门出去。

    这泼辣的女人,嘴巴很毒。

    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