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季烟傅时沉全文阅读

    季烟傅时沉全文阅读

    季烟傅时沉是著名作者和尚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,这本小说内容跌宕起伏、深入人心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。一晚上医学论文没睡好而已。为傅时沉难过,她还不至于。当初决定嫁给傅时沉,是爸爸临终时的遗言,她虽然性格倔强,我行我素,可对于父亲的遗言,她绝不会忤逆。这个傅时沉,冷漠傲娇得

    第一章

    季烟决定和傅时沉离婚的这天,青梅竹马的贺司年乐开了花。

    不仅立刻给公司所有员工每人发了一万的奖金,还马不停蹄的开车来到傅时沉和季烟的别墅接她回家。

    见到她面容憔悴的提着行李箱出门的样子,贺司年在心底骂了傅时沉一万遍。

    “别难过,烟烟,祝你终于脱离苦海!”

    季烟揉了揉眉心,哭笑不得。

    她这个朋友怎么光长颜值,不长眼力。他哪只眼睛看到自己难过了,今天之所以这么憔悴,不过是因为昨晚熬夜看了一晚上医学论文没睡好而已。

    为傅时沉难过,她还不至于。

    当初决定嫁给傅时沉,是爸爸临终时的遗言,她虽然性格倔强,我行我素,可对于父亲的遗言,她绝不会忤逆。

    这个傅时沉,冷漠傲娇得有些过分,两人虽只是协议结婚,可到底也是名义上的夫妻,这两年以来,他竟然连新家的门都未曾踏入。

    如果不是早两天她出门,在商场偶然遇见了这个素未谋面的丈夫,带着一个三岁的孩子,身后还跟着一个眼神温柔得滴出水来的女人,她差点就这么继续被傻傻的蒙在鼓里。

    之前她只在照片上见过傅时沉,真人比照片更英俊,挺拔的身姿,轮廓分明的五官,比橱窗的模特还要精致几分,只是脸上的表情,却冷峻又淡漠。

    可笑的是,因为从未见过季烟,所以傅时沉根本也不认识她这个素未谋面的傅太太,就这么抱着孩子,堂而皇之的从她身边走过,看也没看她一眼。

    就是那一刻,季烟坚定的下了要离婚的决心。

    人家已经有了爱人孩子,她这个冷宫里的傅太太算怎么回事,只怕迟早要成为圈子里的笑柄。

    她不是温室里的花朵,离了傅家傅时沉就活不下去。

    离婚的消息送到傅时沉手中的时候,他没有片刻犹豫,很快就差人送来了解除婚姻关系的合同书,附件里还注明了傅时沉赠送给她的房产和五千万赡养费。

    到底是杀伐决断的商人,连离婚这种事都懒得亲自出面,换而言之,他对季烟也的确是半分未上心。

    他为着全傅家老爷子的孝道才娶了她,如今见她主动提离婚,心中只怕不知多痛快。

    身为江都商界最有钱的大佬,离婚赡养费给得也算大方。

    季烟笑着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,只是附件却被她撕了个粉碎。

    她季烟最不缺的,就是钱。

    更何况是傅时沉施舍给她的,她一分都不会要。

    嫁进傅家的时候,她并没有交自己的底,所以傅家人只当她是个没钱没势的孤女,家里的佣人也瞧不上她。

    她生来淡然,懒得去计较这些,可如今既然离了婚,她也就不用忍了。

    “告诉你们总裁,钱留着给他养孩子吧。”

    佣人看着季烟面面相觑,原本打算奚落她一番的话,也被她强大的气场震住噎了回去。

    季烟坐上贺司年的迈巴赫,看着身后逐渐消失的贺家别墅,发自内心的松了一口气。

    结束了,这两年荒唐的婚姻生活,以后她和傅家还有傅时沉,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。

    从今天起,她不再是傅太太。

    第二章

    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。

    傅时沉听到宋助替季烟传的话,冷峻的眉头淡淡拧成一个川字。

    留着给他养孩子,难道,她误会了什么?

    还是说,故意用这样的手段引起他的注意?

    这两年以来,他从未回过新家见她,他认为以这样的做法,聪明的人会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这样大费周章引起他的注意实在没有必要。

    不管是哪一种原因,他都不屑于和她解释,之前是路人,如今亦是过客而已。

    她不肯收钱,可该给的他绝不少她一分。

    听说她是一个孤女,又是从乡下来的,不在他这里要钱指不定会把注意打到老爷子身上去。

    他合上手中的文件,冷冷看向宋助。

    “去查她的行踪,查到后将钱直接转到她的账户上。”

    宋助点头,随后回答道:“总裁,您之前一直在找的季医生,有消息了。”

    他黑色深幽的眸子,瞬间亮了起来,“在哪,联系上了吗?”

    宋助用力点头:“我联系到江都市第一医院院长,他说季医生三天后会去医院任职。您放心,有季医生在,云帆少爷会平安无事的。”

    傅时沉沉眸:“安排好所有行程,务必让我第一时间见到她!”

    宋助连忙点头:“是,总裁!”

    回到季宅的季烟,看着熟悉的陈设,忍不住惬意的在沙发上升了个懒腰。

    终于回家了,再也不用扮演傅太太这个贤妻良母的角色,她不知道有多轻松。

    贺司年长腿交叠,在她身边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:“既然我们季大小姐回来了,季氏集团的产业,你可以自己接手了吧?从季叔叔手中接下集团后,你就没出过面,大家都不知道季家还有你这号人物。”

    她故作无奈的摊手:“抱歉,三天后我就得去江都第一医院任职,公司的事还得麻烦你替我代劳了。”

    贺司年蹙眉:“贺家手下有那么多私人医院,以你的实力,当个院长也不是问题,非得去公立医院受罪?”

    她笑了笑摇头:“你知道我的兴趣不在管理上,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

    来私立医院都是些名门贵胄,医院也不缺乏技术性的人才,她更想帮帮那些困难的普通人。

    更何况江都医院的院长很早以前就给她抛了橄榄枝,三番五次请求她去医院心外科坐镇,她没有拒绝的道理。

    去江都医院报道的时候,她穿了件再普通不过的休闲外套,长而卷的头发盘起,干净又秀气。

    季烟的长相一直是极为出色的,向来对颜值挑剔的贺司年亲口认证过她的美貌,他曾说若是季烟愿意出道,当今荧幕上最火的女星只怕就是她了。

    来到内科医生办公室时,大家见她年轻又容貌出众,只当她是来报道的实习护士,没有太上心。

    “来实习的是吗?这里是医生办公室,你去护士站找护士长吧。”

    季烟双手插在口袋里,没有动作。

    “我不是……”

    不等她话说完,一名医生又将手中的茶杯塞到她的手上。

    “顺便帮我去接一杯热水,再去把1到15床的病例拿来。”

    季烟淡淡勾唇,拿着杯子走到门口饮水机接满水,轻轻放到他的桌面,随后姿态懒散,却眸光认真的道。

    “张医生,我可以去拿病例,但是待会儿的心外科的早会可能会为此推迟十分钟。”

    张医生闻言不悦的抬起了头:“你在胡说些什么,你一个实习护士,心外科开不开会和你有什么关系!”

    她平静的微笑:“还没和大家做自我介绍,你们好,我是新上任的主任医生,季烟!”

    字体

    大小

    背景

    颜色

    第三章

    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心外科圣手季医生!

    手术成功率高达百分之百的人!

    众人停下手中动作,视线纷纷朝她看来,目光充满敬佩。

    只是在看清楚她的样貌后,大家的敬佩又充满了怀疑。

    眼前人目测不过二十五岁左右,怎么可能是国内外享誉盛名的季医生。

    只怕是走了后门进来的花瓶一个吧!

    知道大家对她的实力存疑,季烟并没有多作解释,实力证明一切,要证明她的身后,机会还多的是。

    医院是最忙碌的地方,一整天的工作下来,哪里还有时间让她去想别的。

    只是原以为自己和傅时沉离婚后,就此和他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,却没想到在医院就职的第一天,便遇到了他。

    彼时他穿着一套黑色的高定西装,身上披着羊毛大衣贵气逼人,站在医院的走廊里不知道有多抢眼。

    看他目光坚定,神情冷傲的模样,分明是冲她而来。

    他朝季烟伸出骨节分明,纤长白皙的手。

    “你好,季医生。”

    季烟扫了一眼他身边站着的女人,想起她就是上次在商场见到跟在他身后的那个,不由得讽刺的勾了勾唇。

    带着现任见前妻的男人,他傅时沉还真是第一个,虽然知道他不认识自己,她心中总归还是不太顺畅。

    她并没有礼貌的伸手,只是淡淡的掀眸。

    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   傅时沉冷冷收回手,因为她的无礼,眉心闪过一丝不悦。

    “想请季医生,做一场手术。”

    季烟蹙眉:“看病的话,请直接挂号。”

    说完她竟然直接越过两人,便要往走廊另一头走去。

    傅时沉的脸冷得像是冰川一般,在江都,还没有人敢对他这样无礼。

   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身份吗?江都市房地产的领军人物,他随便咳两声,江都的股市都跟着动荡不平。

    就凭她,也敢无视自己?

    就在傅时沉打算上前问个清楚时,走廊忽然闯进一群神色慌张的家属,护士推着急症床往前冲,一边焦急的大喊。

    “医生!医生!病人停止呼吸,腹部大出血!”

    走在前方的季烟立刻上前边跟着急症病床往前跑,边做简单查看,随后她直接翻身上床,半跪在病人身侧,冷静而又有力的做着心肺复苏。

    “马上准备手术!”

    更多的医生涌了上来,形成一堵人墙将傅时沉和季烟分开。

    傅时沉看着救助病人时神色认真的季烟,没想到他一直找寻的季医生会是一个女人,还是这么年轻貌美的女人。

    在了解到病人的病情后,其他心外科的医生立即制止了季烟接下来的动作。

    “病人出血过多,心脉跳动薄弱,血管可能已经破裂,这个手术我们做不了,让病人去其他医院吧!”

    季烟脸色冷了下来:“以他的状态,坚持不了那么久,必须马上手术!”

    其他医生不同意:“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手术我们做不了怎么能强行做,立刻送上级医院还有救!”

    她目光坚定,毫不犹豫的回答:“手术我来主刀,有任何责任我一人承担!”

    “开什么玩笑,你才多少岁,这么复杂的手术你做得了吗?如果出了什么事,可是我们整个科室的责任!”

    “就是,你说你是季医生就是季医生了?网上名号叫那么响,我们也没见过真人,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假冒的!”

    听着身边人七嘴八舌的议论,季烟一个头简直两个大,工作上最怕的就是合作伙伴不互相信任,她正打算让护士通知院长时,人群里忽然发出一声沉稳有力的男声。

    “所有责任,由我来承担!”

    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