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一个月三十万生活费,我还要老公干嘛(作者达摩菩提)-一个月三十万生活费,我还要老公干嘛小说完整版

    一个月三十万生活费,我还要老公干嘛(作者达摩菩提)-一个月三十万生活费,我还要老公干嘛小说完整版

    经典美文《一个月三十万生活费,我还要老公干嘛》由知名作者达摩菩提最新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陆景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却又顺畅自然。下面是简介:可以。诶嘛,现在工作已经这么内卷了吗?我的眼神多了一丝同情,太惨了!老板不给你涨工资发奖金简直不是人!此时李秘书的手正伸向自己的衣领,想露出她的事业线来挑衅我。结果被我这义愤填膺的贴心,整得一时

    跟陆景结婚一个月,我已经能很自然地扮演好他大方得体的妻子。

    所以当看到他赤裸着上身被另一个女人抱着的时候,我不仅能装瞎,走的时候还能给他俩顺便带上门。

    “李秘书这么晚了,还加班来送文件呀。”

    是的,那个女人是陆景的贴身秘书。

    想到刚才看到的香艳画面,我恍然大悟,还真是“贴身”啊!

    我这么淡定的样子,整得李秘书刚想勾起嘴角那抹得意的笑容,硬生生给憋了回去。

    “为了陆总,加班再晚都可以。”

    诶嘛,现在工作已经这么内卷了吗?

    我的眼神多了一丝同情,“太惨了!老板不给你涨工资发奖金简直不是人!”

    此时李秘书的手正伸向自己的衣领,想露出她的事业线来挑衅我。

    结果被我这义愤填膺的“贴心”,整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露了。

    焯,我的福利就这么没有了吗?!

    “不是人”的老板本人,并没有生气的意思,只是淡淡地瞥了我一眼。

    “嗯,确实很惨。”

    然后他连个眼神都没给人家,让李秘书明天上班自己去找财务部领奖金,就把人打发走了。

    像个穿上裤子就不认人的渣男。

    好吧,去掉“像”。

    他就是。

    我跟陆景结婚不是因为感情,硬要说……算商业联姻?

    陆氏集团是业内数一数二的企业,而我家……

    好吧,我家集团是我爸开在家小区门口的小卖部。

    我也不知道陆景怎么会跟我这么普通的人结婚,小说里男主找的不都是有隐藏背景的女主吗?

    为此我还特意回去问了我爸,他是不是装穷骗我妈这个灰姑娘?

    都骗到手了怎么还不让我继承亿万家产?

    结果被他拿着锅在小区里追着揍了俩小时,假发都跑飞了一片。

    嚯,我爸都这么时髦了?

    当晚我妈给我打电话,说我爸找到卖家的直播间骂人家产品质量差,要退货。

    结果被人家拉黑禁言一条龙服务,鸟都不带鸟他。

    我爸气得打电话找七大姑八大姨要手机号注册小号,到人家直播间疯狂刷屏,誓要维护他的消费者权益。

    我:……

    好吧,看样子我爸应该不是什么富一代富二代了。

    嫁给有钱人的快乐你们肯定不知道,没事,我替你们体验了。

    结婚第二天,陆景就把婚礼收的份子钱丢给我。

    不数不知道,一数吓一跳。

    谁家份子钱随银行卡啊?

    看到卡里数不清的零,我差点心肌梗塞进医院。

    这就是穷得只剩钱?

    不过陆景知道我数钱数病了之后,破天荒地跟我多说了几个字。

    “卡里是这个月的生活费。”

    哦,不是份子钱啊。

    一个月三十万生活费是什么体验?

    我就矜持了两天,第三天就拿着陆景给的卡去消费了。

    开玩笑,老公给的钱当然要用。

    不然他下个月看卡里还有剩,不给我续钱怎么办?

    当天晚上陆景回家,看到沙发上一团被报纸包着的不明物品,没忍住打开看了一眼。

    然后……眉心被气得直突突。

    哦不对,也可能是眼睛被闪突突了。

    “这个月你打算都吃金条?”

    咳咳,是的,我拿生活费买了一堆小金条。

    “怎么可能?我还留了一点,够用了。”这次我有点心虚,不太敢看陆景。

    这不能怪我,我本来也想买点衣服包包。

    但是那些奢侈品店的东西太贵了,我一个月生活费就够买两件衣服。

    然后,我就瞅见隔壁看起来没那么奢侈的银行。

    隔天陆景的妈,我名义上的婆婆,就知道了我买金条的事。

    “听阿景说,你把生活费都拿去买金条了?”一大早陆母就来了,脸上看不出是什么情绪。

    看到这阵仗,我心里一慌。

    完了,小说里豪门太太都很忌讳儿媳拜金,这不会是来把我赶出家门的吧?

    我刚想说等会我就去把金条退了,陆母突然一把握住我的手。

    “太好了!那俩父子就知道说我买金子俗气,还是我的宝贝儿媳有眼光!”

    “咱娘俩改天一块去新开的银行逛逛,没事,妈出钱,那臭小子每个月给的那点屁都买不着。”

    我:“……”

    这怎么跟剧本写的不一样?

    当天晚上,陆景回家看到再次出现在沙发上的不明物品,选择了闭嘴。

    本来我以为这种朴实无华的快乐生活,会一直安稳地过下去,直到……

    好吧,我又撞见了老公的出轨现场。

    不过这次没露腹肌,我心底莫名还有点失望。

    “林琦,松开。”陆景一如既往地冷静,他看到了我,直接无视,低头对抱住他的女人说。

    那女人埋在陆景怀里,直到被陆景强行拉开,我才看到了她的脸。

    别想了,不是什么狗血白月光替身文,她跟我长得完全不一样。

    不过说到这个,她的气质倒确实像白月光专业户。

    那种我见犹怜的气质,反正我没有。

    “阿景,你知道不是我想离开你的!”林琦也自动无视了在旁边吃瓜的我,跟陆景哭唧唧地表白。

    从她口中,我才知道我这富太太生活多亏了婆婆。

    陆景和她是大学校友,两人都很优秀,很自然地就走到了一起。

    只是没多久,婆婆就知道了陆景谈恋爱的事,让陆景把人带回来看看。

    当时林琦去的时候笑容有多灿烂,走的时候脸就有多难看。

    那天以后,林琦就跟陆景提了分手,陆景挽回了几次就没后续了。

    啧啧,羡慕了,我大学只知道天天在宿舍打游戏,然后被对面情侣打成狗。

    虽然本来就是单身狗。

    “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
    我还在美滋滋吃瓜的时候,就看到陆景放开她,走到我面前。

    我愣了一下,自觉地伸手挽住他的手臂,一脸歉疚地看着还在哭的林琦。

    我也不想当坏人的,但是他每个月给的实在太多了啊!

   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我的富太美好生活。

    除了时不时陪婆婆去银行买金条,我就窝在家里当快乐肥宅。

    不过我感觉陆景最近有点不太对劲。

    自从前女友事件后,原本经常凌晨才回家的他,现在天天七点准时到家。

    我观察了好几天,忍不住问他,“要不你也跟妈去逛逛银行?”

    我要是心情不好,看看家里的金条就好了。

    陆景没有回话,不过隔天晚上回来的时候,带了一只哈士奇和一只奶牛猫。

    “好可爱!”看到这对同色系小崽子,我心都被萌化了。

    我从小就喜欢猫猫狗狗,不过我妈对动物毛发过敏,我爸坚决不许我养。

    没想到陆景会这么体贴,我这颗母胎solo多年已经变得嘎嘎硬的心,忍不住狠狠地动了。

    不过这份感动,在哈士奇联合奶牛猫把我刚洗的衣服撕成两半后,变成了怒嚎。

    然后我知道了陆景的意思,他只是觉得我太闲了,给我找了点事儿干。

    亏我还小小感动了一下!这个渣男!

    不过这个空旷的房子,在有了白云黑土以后,的确添了点热闹的气息。

    哦对,黑土是奶牛猫,白云是哈士奇。

    为啥起这名?

    黑土白毛多一点,白云黑毛多一点,通俗易懂有木有?

    我在跟婆婆逛银行的时候,跟她说了下白云黑土的事。

    婆婆倒是没跟我妈一样不准我养,反而问我黑土白云是不是会生块奥利奥出来?

    我:……妈,有没有一种可能,它俩是丁克?

    这天,我在给白云搓澡泥的时候,接到了陆景的电话。

    “老公,怎么了?”我一边按住想要逃跑的白云,一边笑眯眯地接通电话。

    哦,其实我在结婚那天改口的时候,顺带也改了对陆景的口,毕竟收了一百万改口费呢!

    陆景还是有点不习惯我这么叫,停顿了一会儿才说:“书房桌上有份文件,能送过来吗?”

    送文件?

    我没犹豫,一口答应了,喊管家于妈继续给白云洗澡,屁颠屁颠就拿着找到的文件去公司了。

    结婚这么久,我还没来过陆景的公司,早就想来看看了。

    前台好像认识我,特意领我到了陆景办公室门口,还贴心地帮我敲了门。

    “进来。”陆景沉稳的声音从里面响起。

    我莫名有些紧张,想起了当初上班被上司叫进办公室,少不得一顿巴拉巴拉。

    但是现在我是老板娘哎!

    一秒想通,我开心地推门进去,一眼就看到正在工作的陆景。

    该说不说,陆景长得是真帅,五官端正,轮廓分明,一米八的身高,主要还是那八块腹肌。

    我可没有偷看,是第一次“捉奸”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。

    陆景不知道我心里的小九九,收到我给他带来的文件就继续工作了。

    不过没一会儿,他就放下了工作,抬头看向还没走的我。

    “有事?”

    我正好奇地参观办公室,就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激灵。

    “啊,也没有……哦,快中午了,我寻思一起吃午饭?”

    我不会承认是来体验一下当总裁夫人的快乐的,不过,听说这附近确实有家不错的餐厅。

    陆景可能没想到我会喊他一起吃饭,等他同意的时候,也已经把文件收好起身了。

    我默默地瞥了他一眼,有点傲娇啊。

    当我俩到地方后,陆景看着店牌上的“牛蛙火锅”陷入了沉思。

    闻到火锅味就兴奋的我,发现陆景还在店门口站着,有些疑惑。

    “你不吃牛蛙吗?”

    难道还有人对牛蛙过敏?

    好可怜!

    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