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1956123(江若妍骆闻洲)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

    1956123(江若妍骆闻洲)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

    1956123大结局预览, 小和尚 著 完结版 江若妍骆闻洲小说全文:人眉头深锁,似有不忍却还是冷着脸将她往外推。你走吧,少爷不会见你的江若妍浑身上下已被打得透湿,冰冷的雨水顺着脊背往下流,终于,她猛地跪了下来,一下又一下的朝着地上磕着头。骆总,求您看在我跟了你那么多年的份上,高抬贵手,饶我妈一命吧,她现在躺在手术室里,必须得动手术,求您让医生救救她吧,求您了!她不明白,为什么昨天还亲昵吻着她,说要给她一辈子幸福的男人,怎么会突然绝情成这样?不仅在婚

    第一章

    今天是江若妍的婚礼,她的丈夫,却在这一天,亲手将她母亲逼到跳楼自杀。

    “张叔,求你了,让我进去见骆闻洲一面吧!”

    瓢泼大雨里,江若妍穿着高定婚纱站在骆家别墅楼下,苦苦哀求着管家。

    被唤作张叔的男人眉头深锁,似有不忍却还是冷着脸将她往外推。

    “你走吧,少爷不会见你的……”

    江若妍浑身上下已被打得透湿,冰冷的雨水顺着脊背往下流,终于,她猛地跪了下来,一下又一下的朝着地上磕着头。

    “骆总,求您看在我跟了你那么多年的份上,高抬贵手,饶我妈一命吧,她现在躺在手术室里,必须得动手术,求您让医生救救她吧,求您了!”

    她不明白,为什么昨天还亲昵吻着她,说要给她一辈子幸福的男人,怎么会突然绝情成这样?

    不仅在婚礼当天把她母亲逼到跳楼自杀,甚至还勒令全市所有医院,不准任何人,给她母亲治病。

    这不就是要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母死吗!

    这比让她千刀万剐,比杀了她还要难受!

    不知磕了多久,直到青石板上都浸满了她的血迹,面前突然笼罩了一阵阴影,江若妍立马抬起头,果然看见骆闻洲撑着伞站在她面前。

    他一身黑色大衣,身长玉立,轮廓分明的侧脸笼罩在伞下,将他的神情衬得晦暗不明。

    他终于开了口,声音却是冷若寒冰。

    “救她?江若妍,我巴不得她就这样死在我面前!”

    看着曾经深爱过的脸,江若妍只觉陌生不已,“为什么?”

    “你还有脸问为什么?当年贺云丽介入我父母之间,把我母亲逼得跳楼的时候,你怎么不来问为什么?”

    “你和你母亲一样犯贱,我勾勾手指头,你就巴巴的黏上我,像个傻子一样跟了我七年,你真以为,这些年我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吗?你不知道每次和你亲密的时候,我有多恶心!”

    犹如一道惊雷,轰然劈在江若妍的耳侧。

    她怎么也没想到,母亲和骆家,竟然还有这么深的过往。

    所以,一开始的相遇,后来的恩爱,都是假的吗?

    都是他为了报复母亲,而故意设的陷阱吗?

    十八岁她就跟了他,相爱七年,他说她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。

    曾经在天台上,他为她燃放了全世界最绚丽的烟火,他单膝跪地向她求婚,让她成为顾太太。

    可如今,他告诉她,看到她的每分每秒,他都觉得恶心!

    江若妍像是一瞬间被抽干了力气,“所以,为了报复我母亲,你骗了我,你从来都没爱过我……”

    说爱她是假的,说要娶她是假的,说一生一世是假的……

    骆闻洲仍旧是冷若冰霜的模样,说出来的每一个字,都像一把利刃,一下一下狠狠扎进她的心里,“是,全是假的。”

    他俯下身来,一字一句都像要将她拖入地狱,“知道我跟你妈说什么才逼得她跳楼的吗?我跟她说,你太贱了,像条狗一样,我勾勾手指就爱我爱得死心塌地,我跟她说,不仅骗了你七年,我还要骗你一辈子,毁掉你一辈子,她听了实在受不了,便从十二楼一跃而下……”

    第二章

    “骆闻洲!”

    她崩溃不已,再也听不下去,犹如疯了般的朝他扑了过去,额头磕在地上渗出的鲜血,将婚纱染得一片狼藉。

    “我跟了你七年,整整七年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啊!”

    原来一切都是假象,所有的爱意都是伪装,不过是骆闻洲为了报复她的手段罢了!

    他们在一起七年,整整七年啊!

    哪怕是养只猫养只狗也该有些感情,更何况他们曾经一起度过了那么多快乐的时光。

    可他竟然真的能如此狠心,亲手将她捧到云端,再狠狠的彻底把她拉入地狱。

    还没等她碰到他,她的脖颈就被他狠狠扼住,“有这个跟我鱼死网破的功夫,不如好好想想,怎么救救你那躺在病床上只剩一口气的妈!”

    “你要报复就冲我来。”江若妍字字哽咽,夹杂着强忍不住的疼痛声和呜咽声,那声音就像一双无形的大手,死死的扼住了人的心脏,“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妈,就算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上,求你了。”

    “感情?”骆闻洲笑了,不知想到什么,他目光掠向远方,“看到那边种的玫瑰花田了吗,你过去,把里面的玫瑰花全都吃了,救你妈的事,我便考虑考虑。”

    江若妍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,什么都听不见了。

    她素来喜欢玫瑰,那片花海,便是他为她亲手栽种的。

    她还记得他蒙着她的眼睛,带着她来到花海的这一天。

    他们在这片玫瑰花海下拥抱,接吻,那时候,她以为自己得到了最好的爱情。

    如今,他要让她用最惨烈的方式,亲手毁掉这段情。

    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,“好,我全都吃了,希望骆总,说话算话。”

    话落,她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,朝着花海走去。

    这片玫瑰花海刚长好没多久,每一朵都带着刺,江若妍摘下它们往嘴里塞的时候,很快鲜血就顺着唇角流了下来,但她恍若未觉。

    一朵,两朵,十朵,二十朵……

    每吃一朵,脑海中就会会想起骆闻洲曾经对她许下的诺言。

    “若妍,我爱你。”

    “若妍,我们就这样一辈子到老,好不好。”

    “若妍,这辈子,我只要你。”

    她从白天吃到晚上,不知吃了多少,最后终于意识不清,浑身是血的晕倒在了花海中。

    再次醒来时,她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。

    想到没吃完的花,她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    “醒了。”病房门突然被推开,骆闻洲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,“真没用,吃点花而已,就足足睡了三天,连你妈的葬礼也没赶上。”

    轰!

    一声惊雷劈下,瞬间将她的心脏咋得血肉模糊。

    一阵一阵的痛意袭来,她像是被拽进了深海里,呼吸被咸湿的海水占满,整个人都溺毙在他汹涌的恨意里。

    “你说什么……我妈……死了。”

    骆闻洲无所谓一笑,“是啊,死了,死的时候还睁着眼睛,估计还在等着她亲爱的女儿去见她最后一面!你是没看到那样子,可怜得很。”

    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,江若妍呆呆的看着他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    她的妈妈,死了。

    死之前,她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!

    心脏像被活生生的撕开,疼得她连喘气都是折磨。

    江若妍眼眶蓄满了泪,看向骆闻洲,“你是故意的……故意拖延我的时间,故意用这种方式,让我见不到她最后一面,从头到尾,你都没想过要救她,是不是!”

    第三章

    骆闻洲冷笑,不置可否。

    “是又怎么样?”

    “江若妍,我早就说过,你们全家都该死!你以为贺云丽死了就算完了吗?我告诉你,你的地狱,才刚刚开始!”

    说完,再不看江若妍一眼,他转身就走。

    整个病房里,只留下江若妍撕心裂肺的痛哭声。

    而很快,她便明白了骆闻洲口中的地狱才刚刚开始,是什么意思。

    她强撑着让自己办完贺云丽的后事,第二天,她就被警方逮捕了。

    罪名——挪用公款罪!

    身为骆闻洲的秘书,骆闻洲亲手将她告上法庭。

    她一毕业就去了他的公司工作,这些年,诚诚恳恳,兢兢业业,无数次让自己喝酒喝到胃出血,却也没问公司索要过半分钱,可如今,他以如此低劣的罪名,将她告上法庭。

    否定了她这个人,也否定了她的所有。

    开庭当日。

    双方律师激烈辩论,比上次的火药味还要重。

    唯有江若妍,坐在被告席面色枯槁,仿佛一个被抽去灵魂的木偶。

    当法官让律师做结案呈词时,她这才像是活了过来。

    “被告,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    江若妍木讷的看向作壁上观的骆闻洲,曾经相处的画面如走马观花在眼前一一浮现。

    她想起曾经过往的种种美好。

    更想起,想起在医院时,骆闻洲说的话。

    这些年贺云丽欠他母亲的,她所受的每一份痛苦,他都要贺云丽百倍千倍的偿还,若是贺云丽死了,那便由她来还。

    如今,贺云丽已死,若她甘愿入狱,从此之后,两人便彻底两清了。

    她站起身来,一字一句道:

    “没有。”

    “我认罪!”

    听到她认罪的声音,场上顿时惊起一片哗然。

    骆闻洲听罢,也猛地站起身来。

    脑子里却乱糟糟的,心口更是止不住的烦闷。

    她是他亲手养大的玫瑰,跟着他在商场东征西战多年,身上的性子多少也沾了些他的作风。

    江若妍素来行事作风便也是强势而又倔强的,无论如何,她绝对不会轻易认输。

    所以这次官司,他早就做好陪着她打持久战的准备,可是这次,连战斗的号角还没吹响,她竟偃旗息鼓缴械投降了!

    他看着她,只见她的目光也透过层层人群,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  她开口,像是隔空和他说了一句什么。

    他听出来那是什么。

    她说:“骆闻洲,我不爱你了,我们两清了。”

    我妈死了,我用五年牢狱斩断这份情,从今往后,我不欠你了,也不爱你了。

    陡然之间,他只觉呼吸一窒。

    官司就此闭庭。

    离开的时候,他看向她纤瘦的背影被押走,心脏竟像是被活生生挖空了一块。

    他是恨她的,恨不能将自己所有的痛苦都加注在她身上,可当报复成功后,他竟然没有那种快意袭来。

   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回头,好像决定要和他彻底划清界限,两人之间再无任何关系。

    好,很好,这样最好。

    他踉踉跄跄的从原告席上下来,满脑子都是一句话。

    他们之间,彻底两清了!

    最新文章